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在线论理电影 >不要泄密!

第778章 不要泄密!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要泄密!》。

她当然不会发现她身后始终跟着一条人影,她停住,那人影也停人在哪里?三个月,他们已在一起共同度过了三个月,九十个白

第117章 小荷的忧伤

安宁忙着揣摩赵佶制策的深刻含义,李师师却已经走马上任。乾贞记在汴京的生意,除了超市、钱庄、酒楼之外,还有诸多情报需要经营。

此前花和尚击毙了平州的张觉,金人的各种反应更要仔细揣摩。不过很快就不用揣摩了,是年八月,金主完颜阿骨打病死,他的皇位是由弟弟完颜吴乞买接任。

他的长子完颜宗干已经三十岁了,不是十三岁,更不是三岁!哪怕嫡长子完颜宗峻,也有二十一岁。何况他还有完颜宗望、完颜宗弼这些凶猛的哥哥们,但是他们,却依然还是王子?

从大宋的权力角度看,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天雷。然而在金人那里,却很安静。

九月,完颜吴乞买即帝位,是为金太宗,改元天会。完颜吴乞买即位后,以完颜杲为国相,完颜宗干知国政,完颜宗翰、完颜宗望总理军事。

李寅传回来的消息却是完颜吴乞买曾下诏书给族侄完颜宗翰说:“我把西边的土地交给你去治理,那里的地方官吏,你可酌情任命!”就把一百个宣头的空名额交给了宗翰。

若是金国这样就能完成皇位的继承,那么大宋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李师师慨叹不已。这天下兴亡,多数都是从内部开始的,金国却走的是昔日太祖传位太宗的路子。

无论如何,宋金两国三年的和平还是有的,比起入侵中原,金国还有很多更重的事情做。咱们也不能闲着,比如,孙二娘说要依托福记,再开一些连锁的超市,或者快餐店如何?

安宁此前大约也都是平时闲暇的胡思乱想,吃饭喝酒时就要信口开河。他就是这样轻佻的性情,身边人也早已习惯。但是孙二娘就觉得非常可行,而且还会举一反三。

孙二娘眉飞色舞地蛊惑李师师,她虽然开出了福记酒楼,生意很好,但她的精力,仿佛用不完的样子。孙二娘根本就是个欲望无尽的女人,如何能满足眼前这样局促?

“福记无论如何盘算,终究有些生鲜食物、蔬果也不能保证在什么保质期内售空。也总是有些滞销或者破损的东西需要处理。这些东西,都要找个渠道稳定消化了才对。

汴京有一百五十万人口,没道理西城的一家福记就能满足。东城、南城、北城,内城,都可以。汴京这样做了,南京、金陵、平江、杭州、扬州、洛阳、大名要不要?”

“二娘,要是安公子的说法没错,这大名之地,正当河北要冲。咱在那里去投入,不定三两年时间,金国打来了,咱们可就甚都泡汤呢?”李师师抿嘴笑道。

“呕啊?大名府在河北啊?那就算了,老身却是个路痴呢。不过就算大名府不要折腾,东南之地却完全可以扎根下去的。一家福记过去了,可以带动很多生意跟进呢。”

孙二娘说的越来越兴奋,早已口干舌燥,端起面前的杯子想要润润嗓子。杯子里,只剩下几叶茶沫,勉强才吸溜了一滴出来。

旁边的婢女小荷这才惊觉,赶紧赔礼过来把茶满了。只是脸色却依然冷淡愁苦的样子。孙二娘大感疑惑,难道自己的主意又错了?

“倒不是二娘的事情,二娘的主意都很好,师师也是觉得可行呢。小荷这几日都是这样丢三落四,问了她也不说,急死人呢。”李师师圆和道。

孙二娘疑惑地看着小荷,终究她是底层出身,一语中的:“是你爹娘又靠上来了吧?”

婢女小荷这几天忧心忡忡,没办法,当初父母过不下去了,才狠心把自己卖到那个地方去,原本就当没了这个女儿。然而这个女儿却又从那个地方出来了,甚至都没开脸?

那么女儿就还是自己的女儿,父母的日子又过不下去了!

一天天捱过来,小荷才十五岁,她又能怎样?此前积攒的那点财货很快贴补一空,可是家中的父母、弟弟,还是很难渡日维持。

老家的田地早已变成西城所的括田,打死他们也不敢回去耕种。但是这样呆在汴京,不是饿死,就是要再次卖儿卖女了。但是儿子还要留下传宗接代,女儿?

女儿虽然跟着师师姑娘,却没有签卖身的身契?撷芳楼的身契早就烧了。那么理论上,还是可以继续卖女的。真心不是父母心思歹毒,实在是穷的没辙了。

在师师和孙二娘的追问下,小荷哭哭啼啼地说着家里的事情,一脸的恐怖。

自己真的不愿意离开师师姐呢。李师师也是叹了口气,如今河北残破,不但西城所到处搜刮,民间也是盗贼四起,这明年又要大旱,根本就不用金国人再来祸害呢!

“不过你家父母,难道身有残疾,还是好吃懒做?或者心思歹毒?”孙二娘问。

“身体都还行的,也不是痴呆,就是老实本分就算嘴巴是闭合状态。

隐隐露出的缝隙,也有一丈之高。

缝隙里面,黑黝黝一片,滚滚毒雾不断从中冒出来,仿佛通往无底剧毒的深渊!

“呼

江景深吸口气,目光坚定,稳定张开保护罩,毅然钻了进去。

嗤嗤!滋滋!

一来到里面,接触到浓浓的毒雾,彩光保护罩不断被侵蚀,剧烈晃动着。

瘆人刺耳的腐蚀之声接连响起,打破了这里万年之久的寂静。

江景见此,连忙加大了妖力灌注,才稳住其不蹦。

然而就算如此,一股刺鼻的酸臭混合腐臭味,依然能够透过保护罩,钻进江景的鼻子。“呸!是真尼玛臭......”

一股强烈恶心之感油然而生,江景脸色一变,都不由自主吐了口口水。

“咳咳咳咳!”

他连连咳嗽,缓了好一会,才适应这里的味道。

抬起头,他扫视一眼面前场景。

发现周围全是狰狞牙齿,一根根至少有五百米长,尖端散发着瘆人寒光。

一条细长、布满黒色斑点的暗红舌头,从黑暗深处延伸出来。

“得抓紧时间了!”

下一刻,江景身形親射而出,直奔黑暗深处而去。

没一会,便离开气味奇重的口腔,来到直而长的喉咙区域。

这里间虽然漆黑一片,暗无天日,但丝毫影响不了江景的视线观察。

不过这里的剧毒之雾,却是更加厉害了。

嗖!

江景丝毫不敢浪费时间,在灰黑浓雾之中,飞快前行。

“这个方向!”

没花几分钟,江景便穿过喉咙。

喉咙后面,便是更长的食道。

在笔长的食道之中,他急速前行。

沿着食道,直至一步到胃。

一来到胃袋之中,江景鼻尖再次传来阵阵浓郁的酸臭味道。

好在他之前有所适应,此刻只是略微感觉有些不舒服。

站在原地细细感应之后,毫不拖泥带水,江景径直朝着某个方位射去。

他的目标是胆囊。

而欲要寻得胆囊位置,其实很容江。

那里毒雾最浓最烈,那里就是胆囊所在。

轰!

江景面目沉凝,循着目标,横冲直撞而去。

深入到这里,可没之前的道路那般顺畅无阻了。

沿途阻挡道路的血肉,直接被他轰开出一人高的口子,然后穿透而过。

由于越是深入,江景周身的毒雾越发浓郁。

在离开喉咙部位上百里后,附近的毒雾甚至隐隐有凝聚雾珠的趋势!

他不惜消耗妖力,只为尽快赶至胆囊所在之处。

不过因此,江景的浑身妖力,亦急剧消耗着。

深入上千里之后,他的一身妖力已然消耗了五成!

对此,江景心头亦浮现一丝焦急。

咔咔!

“嗯?”

在打通一个血肉口子后,黑色飞测的洞口之中,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

江景目光微凝,身形一顿,灵魂之力横扫进去。

“这是......这头蜥蜴的伴生虫?”

血肉之墙对面的画面清晰展露在他脑海之中,他两眼闪烁一阵,随后喃喃自语。

在洞的对面,是一大片软组织,无数几米粗细的漆黑血管分布其内。

灰黑色的粘液不断从中渗出,滴落在下方,形成一个湖泊。

从江景的视角看去,仿佛在下一场黑色大雨。

而在那湖泊之中,一根根灰白色的条形大虫蠕动,穿梭其间。

最小的仅有几米长,人类手臂粗细。

而最大的,则有上千米长,直径有几丈。

它们的身躯最前端,拥有一个可以伸缩的口器,其内獠牙密布,狰狞可怖!

口器一周,四颗细小的红色眼睛均匀分布,其内一片残暴冰冷之色。

此时此刻,这些灰白条虫,有不少在互相廝杀,并吞噬对方的尸体。

还有一些,则在吸取湖泊粘液。

江景扫一眼,大概就明白了。

那些灰黑色粘液,或许是这条大蜥蜴身体分泌的废液,同时又是这些灰白色大虫的食物。

算得上互利共生的关系。

但由于大蜥蜴已经死去多年,即便体魄强大,身躯的一些机能依旧在自主运转。

不过远远不及它还活着的时候。

灰黑色粘液的分泌大大减少,因此出现了食物争抢而互相廝杀的情况。

挂掉电话,杨大伟转过身,忽然发现,钟小丫母女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后。

两人脸上泪痕未干,但眉宇间隐隐有了笑意,不似刚才那般悲伤。

这让他心头不由轻松了些许。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李雪琴回道:“没有,我们也刚刚出来。”

“我还以为你们母女俩有很多话说,但看起来,谈话比较顺利?”

李雪琴微笑道:“嗯。说起来,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娘俩,可能没这么快和解。”

钟小丫也飞快地点了两下头。

杨大伟拿起刚才买的两罐红羊饮料,递向二人:“我其实也没做什么,不过是旁观者清。”

可能是哭的太多,水分流失的缘故,钟小丫也确实渴了,二话不说,将两罐都接过,一罐递给母亲,一罐则自己打开,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李雪琴本不太想喝水,但看着女儿关心的眼神,还是接过了那一罐,放在手里:“谢谢。不好意思,我这人没什么文化,不懂得什么叫感谢。关于你为我们娘俩做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保证,我们之后一定会在酬劳上好好感谢你的。”

杨大伟摆手拒绝:“你可千万别提酬劳。我只是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

“这是应该的,你也不用不好意思。”

杨大伟很认真地说道:“我并非在说客气话。如果你们看得起我,就请不要用酬劳来羞辱我。”

李雪琴怔怔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心里不由涌起一阵羞愧。

以前年轻的时候,她对钱没有太大感觉,反正从小到大穷惯了。

但自从嫁给钟小丫的父亲,掌握了一家的财政大权,她才发现,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处处都离不开钱这一字。

尤其是钟小丫出生之后,钱这种东西在她眼中的份量便越来越重要。

而三年前,钟小丫父亲罹难逝世,钱更是成功上位,顶替了丈夫的位置,成了她心中仅剩的两个支柱之一。

所以这两年,她是一直都活在斤斤计较的算计之中,就是和女儿,同样如此。

可能真的就如老话所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自觉这两年所相处的熟人里,就没有一个不爱钱的。

而像杨大伟这样不喜欢谈钱的朋友,她是真的有些陌生了。

年轻的钟小丫当然不能体会到李雪琴的感觉,她只知道自己的朋友让她在母亲面前长了次脸。她紧紧握着母亲的手,一边摇晃着,一边对着母亲挤眉弄眼。

李雪琴看着邀功的女儿,抚弄着女儿那头染成红色的短发,笑了。

老天亏待了我大半辈子,总算开了次眼。

虽然我自己不怎么样,但生的女儿终究是比我强。

那用我这已经没希望的一辈子,去换女儿一个更美好的可能,这买卖,赚大了。

杨大伟看着温情的母女俩,顿觉今天跑了一天产生的疲倦感一扫而空。

其实人大多都不怕劳累。人往往怕的是劳而无所获。

“对了,不知道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我有个师兄,是我们老板,他刚才听到了你的事故,想要无偿帮你打这场官司。不为钱也不为名,就是纯粹佩服你作为一个母亲的壮举。”

这话说的李雪琴有些汗颜。

她尴尬笑笑,嘴微微张开,最后还是说了个谢谢。

其实她以前几乎不会说这个词汇,但今天,是个例外,因为她发现自己除了这两个字,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好的,你这算是答应了对吧。那我会在明天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师兄,到时候,有什么别的事情,我也会及时跟你沟通。”

李雪琴将钟小丫拉至面对面站着。

这两年她都没怎么跟女儿好好相处过,今天这么一看才猛然发现,原来女儿不知不觉都跟她一般高了。

如今她再与女儿面贴面,已经不必再俯身弯腰了。

李雪琴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恨不得用尽全身力气,将其揉入自己的身体。

这抱得钟小丫有些难受,但她却没有和以往一样,将母亲不耐烦的推开,而是以同样的力气抱紧母亲。

她曾以为自己是讨厌眼前这个有些世俗的女人的,也曾想过恨不得没有这样的母亲,但当今天,这个女人哭着给她打来电话,让她自己以后多保重的时候,她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失去的恐惧。

无论她怎么嫌弃这个女人,但失去这个女人的结局,还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抱了一会儿,李雪琴感觉自己似乎又要哭了出来,连忙松开,揉着眼睛,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其实我没有资格麻烦你的。但说真的,在梧桐市区这块地,我们孤儿寡母,谁也不认识,也没有谁可以指望。所以只能再麻烦你。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也都有点累了。想麻烦你早点带小丫回去休息。”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陪你。”钟小丫死死抱着李雪琴的胳膊,似乎她一松手,这个女人就会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听话,跟你朋友回去。明天再过来就是了。”

“我不要。”

钟小丫心中是如此恋恋

那就是燕飞能不能够帮助她。

从这一点出发,再加上现在自己打探出来的各种情况,燕飞已经基本可以认定了,那就是刘小燕本身,的的确确绝对应该和那一个野狗帮的帮主刘天鹏,产生过一定的碰面。

也是因为这样的碰面,让刘天鹏那里本身对于刘小燕越发的认可,然后刘小燕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

虽然说野狗帮本身看起来好像是非常正义的,但是实际上,就好像是胡爷爷的司机兼保镖刘哥所说的话语那样,整个野狗帮应该比之于调查到的情况,......

南宫常恕笑道:些须小事,愚,明亮的火炬,无论你站在哪在惨淡的灯光下看来,血迹已发但连燕南天都要大为失色,咱们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要泄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