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安西千寻 >暴虐钱通

第895章 暴虐钱通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暴虐钱通》。

每一位壳族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好久他们都没有这么开心了,上次这样还是奥神村建成,他们有了固定的家之后呢。

莫鬼把那只淹死的野狗尸体捞了上来,塞进空间戒指里。

看到这一幕,壳族人中有人道,“恩人你要野狗尸体干嘛,我们还想用他给你烤狗肉吃呢!”

莫鬼讪讪一笑,“吃什么狗肉,野狗都是奥神村的一员了,难道连自己人都吃吗?再说他对我大有用处。”

壳族人感觉莫鬼说的挺有道理的,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随后,壳族人邀请野狗到屋子里面一起避雨。

野狗们围绕在莫鬼身边,尾巴摇曳对莫鬼格外殷勤。

百里汤果用火焰帮助野狗烘干潮湿的毛发。

被烘干后的野狗毛发蓬松,可爱极了,哪里还有先前凶狠势头。

一些体格强壮的壳族人,主动拿来烤熟的肉给野狗吃。

野狗嗷呜叫着回应壳族人,显然心里面认同了奥神村。与外面寒风暴雨相比,温暖的小屋内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吃饱喝足的莫鬼他们,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以后。暴雨已经停了,大地吸水能力强的离谱,收服野狗用的陷阱里面,重重跳下去,脚底下连脚印都没有,可想而知,干涸的有多快。

这场大雨可谓来也快去也快。

神邸队望着野外横躺着百年之久的大树,无不感慨生物在自然灾难面前的渺小。

壳族人彼此心有灵犀小声的说道“不要浪费了,做个标记,待会儿派人拉回去盖房子。”

莫鬼和壳族人、野狗一起出来狩猎的。

野狗在原野之上,尽情驰骋着。

很快莫鬼他们发现了达到狩猎标准的目标。

一只成年的紫羽绵羊。这只绵羊身上长满紫色羽毛,颜色鲜艳漂亮。

紫羽绵羊正在悠闲的吃着,暴雨滋润后刚刚发芽的嫩草。

壳族人熟练地隐没于齐膝盖高的草丛,朝紫羽绵羊靠拢,手上的带毒长矛蠢蠢欲动。

紫羽绵羊就是只普通的食草动物,基本上没有什么杀伤力。

“原始社会的狩猎方式吗?”帅红兵趴在地上,感到刺激又好玩。

壳族人接触紫羽绵羊不到三米的距离后,决定突袭。

等紫羽绵羊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他的四面八方突然数柄长矛刺过来。

紫色羽毛瞬间被鲜红的血所浸染,由于长矛枪头含有剧毒,手指粗的伤口散发黑烟。

紫羽绵羊羊叫一声,撞飞南面方向的壳族人,夺路而逃。

“上!!!”莫鬼当机立断的对野狗命令道。

野狗撒欢地向紫羽绵羊追去,追杀一只手到擒来的小绵羊,对他们而言,在轻松不过了。

壳族人搀扶起被紫羽绵羊撞伤的族人,一瘸一拐的走到莫鬼身边。同莫鬼一块欣赏野狗扑杀紫羽绵羊。

以前扑杀紫羽绵羊,光追他就废了老大劲了,大多数时候还都被他逃跑了,最终壳族人的努力,成了别人的嫁衣。

有了野狗,省了壳族人不少气力。

远处,一只野狗跳跃到紫羽绵羊的背上,死咬他的颈后背不放。其他野狗一拥而上,分别控制住紫羽绵羊不同部位,将他撂倒在是“寻仙一脉”上一代掌门留下给他的,告诉他“若是以后能够走上仙途,那么这块晶石定可助他一臂之力。”这么多年了,他虽然走上了仙途,却一直舍不得用,今日却是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了。

这乃是修仙界中的灵石,内含灵气,可助人修行,这些也是季军师听门中前辈所说,他们门中就这一块晶石,也是传了十几代了。

他本可以回到军师府内谷借助水潭中散出的灵气进行恢复,但之前他体内灵气已是耗了近一半,这些都是强行使用风刃术的结果,本来以他现在的境界,全力施展发出十一、二道风刃术还是可以的,可是刚才他为了对付李言,割断脚上巨石、破除“木排刺”,前后足足发了六道风刃术,如果刚才他再携带李言走上七、八十里山路,那是万万不能的了,就在他从悬崖上返回时,体内火毒已然发作,若不压制必然是先李言而去了,而体内那一半的灵力已然不够压制火毒,急迫之下只得用了这门派重宝。

望着手中的混浊的灵石,呆呆出了一会神,便把那块灵石重又放入怀中。

右手抬起,在自己左手肘部、大臂处分别猛力一按,只听“嗤嗤”二声,他又是一声闷哼,左手肘部、大臂处的二根手指粗木刺自肉内激射而出,深深的射向远方,带出一连串血珠,然后右手迅速又在伤口处连点,止住了涌出的鲜血,看着左臂那数根或低垂或断开垂露体外的黑色青筋,他不由眉头皱起。

然后站起身来,身形连闪,便在林中快速飞掠起来,半盏后,身影闪动间,便又现身到了原地,看向地上眼睛紧闭的李言,季军师右手屈指一指,一缕指风飞出,没入李言的头部。

“我知道你没睡着,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目的了,知不知道都是一个结果了,只是想不到你这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却是这般的歹毒,每一计都是阴人的好手段,当真让我小看自己的徒儿。”季军师望着李言,眼中闪出怨恨的光芒。

原来他的计划是自己的火毒再强行压制大半年,那时李言估计至少也能修炼到凝气期一层中期左右,他冲击四层的把握还是有一半以上的。可是现在,不但时间提前了,李言的法力离他最低要求还差了不少,并且让他还动了根本,现在体内火毒已然因他大动灵力而发作,并且他目前气血也是大损,但此时已无可选的余地,气血可以慢慢补回来,难道还李言还能等他大半年吗?他体内已经发作的火毒还能恢复到之前吗?

想到此处,季军师心中愤恨之极,几年计划,都因此人,最后落得如此这般。

“我歹毒吗?你难道不是想用我的命来换了你的命?”片刻后,地下的李言突然涩声开口道。

“噢?看来你是知道了,我还真想弄清楚你是如何知道的了,但现在我却是不想浪费时间了,以你这般心性,在连我都看不出漏洞的情况下,能锲而不舍的不断踢倒水囊洒水在那妖兽之筋上,若是我没身中巨毒,还真的会收你做真正的弟子。”

躺在地下的李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要说刚才季军师上平台上查看,能看出陷井如何布置,他都不可能奇怪,但季军师能推断出他踢到水囊是很多次,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哦,你连这都看出来了,老师真的很厉害。”李言淡淡的说道,同时心道你还是没看出另一个问题。

他问宫萍,对不对?对,如果一命如草芥,他们本身就会带着种

两滴殷红的鲜血飞向那妖狐雕像的双眼,渗入了进去。

下一刻,道道殷红之色顺着妖狐的双眼迅速向整个妖狐雕像之上蔓延而去,不多时,整个妖狐雕像上,都布满了一层血色的诡异纹路。

轰隆隆隆!

震颤的声音响起,之间那足有九丈高的雕像胸膛部位,缓缓的打开,露出了一个能供给两人并行的洞口。

当洞口打开,段赤木和段阳禁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脚下劲气一震,直接将苏景和那少女给震飞了起来,向那洞口飞去,最后没入其中。

这时,那雕像之上的洞口方才再一次缓缓的合拢了起来。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着祖地自行的去酝酿了,待到祭祀之日,一切便能达最佳的程度。”看着那缓缓合拢的洞口,段赤木神情有些恍惚,“只是终究还是有些对不起那苏景啊。”

成为段家家主这么多年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将活人投入到祖地之内,以期能激发祖地更强大的力量来提升自己后辈的实力。

“哼,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在死之前还能与这等堪称人间绝色的女子共赴巫山,也算是便宜他了。”段阳禁有些不屑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更希望自己的孙子能与那少女结合,只可惜......

段赤木闻言一怔,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向这片空地之外走去,走到空地边缘,段赤木微微一跃,便消失在了丛林之中,只留校一道略显落寞的声音飘了过来:“行了,离开祖地吧。”

“哼!”段阳禁轻哼一声,却也没有过多的在这里停留。

五日时间转瞬即过,这五日以来,段盈盈和段月儿虽然也曾好奇过为什么没有看到苏景,不过却也被段赤木以苏景伤势未曾痊愈,现在正在闭关疗伤,等到祭祀之日定会现身一言给糊弄了过去。

在段赤木看来,只要祭祀之事彻底结束,她们的血脉之力在先祖的传承之下提升得更为精纯,实力也因此变得更加强大,那么即便是告知她们事实,相信她们即便心中有所不悦,却也不会多说什么。

“赤木爷爷,怎么没看到苏公子?”这一日清晨,段家所有的核心人员都聚集了起来,而段盈盈却依旧没有看到苏景,不由出声问道。

说来这几天在段赤木的关怀之下,也是让段盈盈和段月儿对这位主家的家主有了更好的感官,对他的称呼也从一开始那稍微显得有些疏离的“家主”改为了较为亲切的“赤木爷爷”。

听着她的问话,不远处的段夜面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这几天以来,他就没少听过段盈盈提起苏景,以一个男人的直觉来说,段盈盈心中只怕早已有了苏景的身影,他是不可能再进驻了。

“祭祀之事较为隆重,如苏公子这样的客人,会有单独的席位,不会和我们段家之人在一起,等你从祖地接受完传承之后出来,就能看到他了。”段赤木则是面色平静的解释道。

反正对他来说扯个谎什么的还是很容易的,而且还是有理有据的谎!

“哦。”段盈盈也不疑有他,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

段家之人集合完毕之后,在家主段赤木和五大长老的带领下,向紫钟山深处而去,没多久,便来到了几天前段赤木抓着苏景去的那片空地之上,依照着段赤木的安排,整齐的排列在那座妖狐雕像之前。

“先祖祭典,万灵归宗,混洞虚极,太始无心......”

身为段赤木的家主,走到所有段家人的最前方,来到妖狐雕像底下,开始念着段家祭祀的古朴祭文。

随着一段段晦涩难懂的祭文响起,所有段家之人的神情都变得肃穆了起来,即便是被眼前妖狐雕像震撼的段盈盈和段月儿也是如此。

似乎无形之中,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动着她们体内的血脉。

“又是一年祭祀之时啊。”山林之中,一道苍老的身影定定的看着雕像前的一切,浑浊的双眼中迸射出浓烈的精光,不过仅只是一瞬,便彻底的黯淡了下去,“我的寿元已经无多了,也不知在我殒灭之前,我段家还能否再诞生一位天玄境阶别的顶级强者。”

“......尚飨!”

良久之后,段赤木终于是念完了整篇祭文,而这时,他才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一众段家之人,开口道:“段夜,段盈盈,段月儿。”

三人之中,再通过体动脉运送到全身。

林小剑当前要做的便是在这左心房之中凝聚出一具血身,作为自己的第二命。

神念立于左心房之中,盘腿悬浮,手指掐诀结印,上下翻飞,口中念念有词:“以我精血,聚我血身,血子听令,速速凝聚!”

林小剑猛得睁开眼开,手指往前一送,左心房之中的血液顿时分出部分飘飞而来!这些都是林小剑的精血!

飘飞而来的精血缓慢聚集,而后渐渐凝聚出了一个人形,与盘膝而坐的林小剑大致相同,不过这个人形还很模糊,只是有个大概的轮廓,并未完全成型。

林小剑继续掐诀,调动着自己的精血前来完成血身的凝聚!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具血身渐渐变得明晰起来,头发、耳朵、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等变得更加清晰,与林小剑本体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是这具血身浑身红色,不着片缕,浑身赤裸。

林小剑睁开眼睛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这具血身,还是有些不太满意:“不能光着身子吧!还是得给你穿件衣服才行!”

说着,林小剑手指掐诀,血身身上也出现了和本尊同样的衣服。

“不行!和我本尊穿一样就没意思了!来换一套!”

“西服?”

血身顿时西服加身。

“西服太丑!短袖?”

血身身上出现一件短袖。

“太过随意了!咦,试试中山装!”

林小剑顿时想起了《精武英雄》中陈真的那一身英气逼人帅气又不失优雅的中山装,于是又给血身换装。

血身也换上了和陈真一样帅气又不失优雅的中山装,林小剑欣赏着眼前的血身,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他想要的效果。

做完这一切,林小剑将自己的第一具血身留在此地温养,自己则是退了出去。

东皇无明还守在外面,见林小剑总算是“回魂”了,不免不满地说道:“臭小子,你做事也太过急躁了!拿到开辟命海的方法就立即动手开辟,万一理解不到位,导致命海开辟失败怎么办?”

林小剑深知东皇无明说这话并无责怪之意,而是担心自己出什么岔子,撇了撇嘴道:“有师父你在这护法,我怕什么!就算出岔子了,您老也能力挽狂澜的!谁叫您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呢!”

林小剑的这一顿彩虹屁倒是让东皇无明很受用!

“哦对了,师父,你的神魂恢复得怎么样了?”

林小剑上蹿下跳左右前后像只猴子一般仔细观察了东皇无明的神魂,像是在给东皇无明捉虱子。

东皇无明脸色一黑:“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以后你可别用你的神识之力为他人治疗损伤的魂体了!这样做非常危险!”

林小剑停下来,不解问道:“能有什么危险?神识之力不能用来之力魂体损伤吗?”

东皇无明摇摇头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道:“神识之力在修士手中是用来感知周边动静提前预知危险的,哪会有用来疗伤的?我猜测你的神识之力非常特殊,所以才能用来为我治疗损伤的魂体!若是他人知道你的神识之力有这样特殊的用处,那到时候你就危险了!”

林小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敷衍的点点头道:“知道了,我记住了!罗里吧嗦的!”

“……”东皇无明很是无语,林小剑这个徒儿完全不同于不灭天中的修士,个性跳脱不拘礼节,凡事随性而至,身上有一种难得的洒脱之感。

忽然,东皇无明想起了什么,手中出现一个黑色的戒指,顺势递给林小剑道:“我已将将山洞中的所有东西打包了!都在这个储物戒之中,你好生收着,说不定将来于你有大用!”

林小剑结果储物戒,神识探入其中,竟然发现其中有着一点都不亚于山洞大小的空间,原先山洞中的东西也都存放在储物戒之中,并且都是分门别类整齐码放,一点儿也不凌乱。

“谢了师父!”

林小剑说着就将储物戒戴在了手指上,大小还正合适。

东皇无明并未回话而是化作一道流光隐入了镜空界之中,紧接着传来了脚步声,寒墨从外走了进来。

“又在偷懒吗?抓紧时间修炼,等你突破炼气一层,达到炼气二层修为,就可以觉醒血脉之力了!到时候你就要去执行为师交给你的任务了!”

寒墨的话传来,还没等林小剑回答,东皇无明的声音又传入了林小剑的脑海:

“为师?你又拜他为师了?”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暴虐钱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