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老外6p华裔眼镜女 >心思啊心思

第269章 心思啊心思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思啊心思》。

赵咨,字文楚,东郡燕人也。父畅,为博士。咨少孤,有孝行,州郡召举孝廉,并不就。延熹元年,大司农陈奇举咨至孝有道,仍迁博士。灵帝初,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为宦者所诛,咨乃谢病去。太尉杨赐特辟,使饰巾出入,请与讲议。举高第,累迁敦煌太守。以病免还,躬率子孙耕农为养。盗尝夜往劫之,咨恐母惊惧,乃先至门迎盗,因请为设食,谢曰:“老母八十,疾病须养,居贫,朝夕无储,乞少置衣粮。”妻子物余,一无所请。盗皆惭叹,跪而辞曰:“所犯无状,干暴贤者。”言毕奔出,咨追以物与之,不及。由此益知名。征拜议郎,辞疾不到,的,巨无霸?”

唐芊芊和于雯站在原地,看着一脸豪气的林肖,表情都是呆呆的。

想当初,江南商会宣布要对唐氏集团进行打压,除了本地一些企业,和一些和江南商会没有什么牵连的合作伙伴,其他人几乎全都抛弃了唐氏集团。

他们背信弃义,单方面撕毁合同,让唐氏集团陷入巨大的困境。

他们都觉得唐氏集团会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可是结果,却狠狠扇了他们的脸。

唐氏集团不但坚持了下来,连二连三......

没有人能了解他们这种表情,也但她来的时候,已有别人在旁边

我在夏副省长的住所大门外,被执勤的武警战士给拦住了,没想到从里面出来迎接我的,竟然是李毅峰。

说起这个李毅峰,我还是很熟悉的,他也是茅山派弟子,后来加入国安局,现在担任省国家安全局特别行动组的组长。

我和李毅峰上次见面,还是在二郎山与各大门派一起,攻打尹墨甄等魔兽异族修士的秘窟那会儿。

那时候,李毅峰对我的态度很奇怪,对我既有佩服的成分,又对我很抵触,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是后,都忙着和魔兽异族修士开战的事情,我也没法问他。

现在,我跟着李毅峰一起去见夏副省长,这个见面,我感觉,李毅峰对我的态度,好像要比在二郎山那会儿要好的多,现在为什么对我的态度转变了,我也是不得而知,这次等一会儿有时间,我一定问问李毅峰这个小子。

我和李毅峰进入这栋小楼以后,发现,这里的人不多,大部分人我在火车上都见过,有夏副省长带来的那些工作人员,便衣护卫,还有就是李毅峰带着国安局的几名特别行动组的成员。

我看到这些人都很严肃,表情有些紧张,显然,夏副省长雷厉风行的性格,刚来到这里就已经进入工作状态。

但是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夏副省长那个女儿,没想到在这里,我又碰上她。

当李易峰带着我进入这栋小楼,来到夏副省长的房间,我发现夏副省长的女儿正在和夏副省长下棋。

夏副省长戴着老花镜,手里拿着一个棋子,正在举棋不定,而夏副省长的女儿夏雨,一个劲儿的催夏副省长快点走棋。

这个时候,李毅峰对夏副省长说道:“夏省长,我回来了。”

夏副省长回头,看看李毅峰,又看看我,然后对他的女儿夏雨说道:“夏雨,今天这局棋就下到这里吧,现在爸爸有事情要和这两位叔叔谈,你出去吧。”

夏雨摇着夏副省长的手说道:“我不,爸爸,我一定要把这局棋下完,每次爸爸要输了,都说有事情。”

李毅峰走过去,把棋盘和棋子都收了起来,然后塞在夏雨的手中,对夏雨说道:“夏雨,别闹了,叔叔真的有重要事情和你爸爸要谈。”

夏雨抬起头看见我后,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说道:“是你,你怎么也到这里啦,你的事情这么快就办完了,那正好,你就教我修道吧。”

我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有点打怵,一时间不知道对她说什么才好。

过了一会,我说道:“夏雨,叔叔这段时间真的有事情,我不是推荐你去茅山了吗,茅山派是修道很有名气的门派,你去那里好好学吧。”

李毅峰听了我和夏雨的对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我说道:“皓天,你和夏雨啥时候认识的?”

夏雨对李毅峰说道:“我和武叔叔在来时候的火车上认识的,他本是可大了,将想害我爸爸那个人打跑了,还救了我的爸爸,从我爸的身体里,取出几条那么大的虫子。”

说完夏雨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李毅峰听到这句话后,表情变得严肃了。

这时候,夏副省长又对夏雨说道:“好了,别闹了,爸爸真的有事情,和这两位叔叔要谈,你赶紧出去吧。”

夏雨这才不再说话了,对着夏副省长,李毅峰和我,做了个鬼脸,还一吐舌头,然后一溜烟似的,从屋子里面出去了。

这时候,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李毅峰还有夏副省长三个人。李毅峰又问起刚才夏雨说的,夏副省长在来时的火车上遇险的事情。

我有些纳闷,夏副省长到达这里之后,竟然没有和李易峰说起这事,我满脸疑惑,望着夏副省长。

夏副省长从沙发上站起来,给我和李毅峰分别到了一杯茶,然后有点尴尬的说道:“我认为在火车上发生的那件事情,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情,怕分散毅峰的精力,所以,我让大伙没有和毅峰提起这件事情。”

夏副省长说的云淡风轻,火车上是凶兽将臣隐匿身形亲自对夏副省长出手,夏副省长差一点没命,这样的事情还不叫大事,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大事吗?

在李毅峰的追问下,夏副省长就是想瞒也瞒不住的,李毅峰他不是普通人,也是修道的人,境界也是达到人界法师后期,就是我不说,现在也已经猜出事情的大概。

于是,我就把在从茅山出来,在南京乘火车,遇到夏副省长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李毅峰讲了一遍,把李毅峰听得眉头紧锁,甚至额头上都冒出汗珠来。

夏副省长说道:“毅峰你别紧张,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李毅峰说道:“夏省长,多危险啊,还说是小事情,要不是在火车上遇到皓天,后果不敢设想。”

夏副省长说道:“我命硬的很,没有事情的,不过,皓天,那天真的谢谢你啊。”

李毅峰脸上的表情仍然很紧张,对我说道:“皓天,你确定在火车上对夏省长出手的是凶兽将臣吗?”

我看着李毅峰说道:“毅峰兄,我还会看错吗,要不是这件事情耽搁,我不就早到这里了吗。”

我看李毅峰在沉思,以为他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就对李毅峰又说道:“毅峰兄,你记不记得在二郎山大战那会儿,和我交手的尹墨甄手下有两个特别擅长隐匿身形的魔兽异族修士?”

李毅峰点点头,对我说道:“我当然记得,他们身法极其擅长潜伏,如果不动用法力,很难被人发现他们的行踪。”

我对李易峰说道:“是的,在火车上,凶兽将臣就是用的和那两个魔兽异族修士,一模一样的身法,在列车上潜伏在夏省长的身边,悄悄的对夏省长出手的,他隐匿身形的法术,比那两个魔兽异族修士还要高明的多,我集中全部神识,也只能勉强能够发现他。可惜的是,当我追下火车的时候,不见了踪影。”

我看到李毅峰沉吟不语,就对李毅峰说道:“我感觉凶兽将臣不是冲着夏省长来的,他好像极其不远暴露行踪,如过不是这样,凶兽将臣在火车上全力直接向夏省长出手的话,我恐怕没有机会救下夏省长。我看凶兽将臣还是冲着犼的残魂来的。”

这时候,夏副省长对李毅峰说道:“毅峰,我感觉皓天说的很有道理,当时我身边没有人是那个人的对手,那个凶兽将臣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身形,如果那个人就是想要我的命,我是难逃一劫的。”

李毅峰这时候,紧锁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李毅峰对我说道:“现在,这里的形势也非常不乐观,这里邪教势力非常猖獗,那些邪教修士带着邪教徒到处残害无辜平民,强迫这里的平民信仰他们邪教,甚至会攻击国家机关,在我们的严厉打击下,他们的残余势力开始化整为零,分散成多股势力,在比较偏远的地方活动,增加了打击难度。”

夏副省长接过李毅峰的话题,对我说道:“基于以上的原因,自治区政府,才向国家申请增援力量,国家调动各地的力量增援这里,所以我和毅峰才来到这里。”

李毅峰说道:“现在,我们正配合当地的的修道门派,追踪一伙邪教修士,现在很难抽出量,对你有大的支援行动,如果这时候凶兽将臣再出现这里,局面更加复杂和艰难了。”

李毅峰停了一会儿,接着对我说道:“这里事情难办的地方,除了邪教的修士外,还有邪教徒,其中邪教徒里面还包括一些是当地被欺骗,蒙蔽,胁迫的当地民众,上级指示我们,一定要区别对待”

我注意的听着,感觉情形比我想象的严峻,如果将臣的出现在西北,这里将出现邪教徒,应该不是巧合。

李毅峰接着说道:“所以,参加打击行动的,我们和当地修道门派对付这些邪教修士,邪教徒需要普通的武警部队出手打击,有时候,我们

季辽与赤魔子沿着石路在山岭间缓步而行。

一路上季辽四下张望。

却见在这天舟的山峦上多有华丽的楼宇,也有一些开辟出来的洞府,同时也有一些精致的楼阁修砌在山林间,连通着一条条的小路,营造出一种令人极为舒适之感。

踏上一座拱桥,桥下是哗啦啦流淌的溪流,这溪水清澈,可透过水面见到那光滑的石子。

“呵呵呵,与前辈相谈了这么久,晚辈还不知前辈道号。”充当了马夫的赤魔子一步踏下拱桥,呵呵一笑。

“灭门道人。”季辽想起此前......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思啊心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