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真人做受60秒试看视频 > 不打不相识

第626章 不打不相识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不打不相识》。

破天眉心中的黑色霞光席卷整个空中,那些原本翻涌不停的红色雾气,在黑色霞光接触的刹那发出连绵不断的“嗤嗤”之声,竟如冰雪融化一般,蓝色天空慢慢在头顶显露出来,这下更激起了更多宫墙上红色扁平怪物的厉啸之声,它们攻击猛烈了数倍,但往往它们刚一接触那黑色霞光,身体便如那些红色雾气一般,开始融化成水,不待落到地面,已然蒸发一空,顿时前方露出不少空间地带,这让破天与身后众妖飞行速度顿时加快。

破天看看身后那十只一级妖兽,嘴角露出笑容,这都是他的好儿郎,现在他虽然催发了天赋神通,但这消耗他想在十里之处时,在拉开与身后天空巨大黑影距离后,还是有时间能够恢复的。

只是就在他刚飞出去百米左右,蓦然心中一凛,他的神识中前方有着一大片红色浪潮向这边迅速飞来,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红色怪物尖叫着向他这边悍然攻来,破天不由惊怒交加,前方攻击攻群起攻向后方,这根本不是通关中会出现的情况,他低吼连连“这不是正常的生~死~轮!”

只是他没发觉,在这片铺天红云中,竟有几只残活的蜂蛊四处乱飞,即便他发现了,也有可能认为也是这里的生物吧。

李言退出黄色光带后,已然快速向另一侧的白色光带一冲而去。他嘴角有一丝笑意“想来六师姐他们遇到这队妖兽时,压力会变的极少了吧。”

他刚才放出的蜂蛊是一种不需要以精血培养,以数量取胜的蛊虫,乃是他这几年中问赵敏所要,一方面是研究蛊虫之毒,一方面也是对蛊虫感到好奇。赵敏便给了他一些算是较普通的蛊虫,这蜂蛊便是其中一种。像那些需要用精血培养的蛊虫,数量极为稀少,每个不离峰修士都视为珍宝,基本都是从虫蛹时就以自身精血培养,与自身心神相连,根本不会送人。

李言在得了这几十只蜂蛊后,先是用其毒做了一番试验,发觉对自己半点威胁也没有,但还是觉得新奇,倒也没还给赵敏,而是自己简单的操练了几天,竟也能简单驱使,只是后来失了兴趣,便收入了赵敏给他的一只灵兽袋中,这次进入秘境李言考虑了一下,还是把这几种数量不多蛊虫带了进来,他并不确定要做什么,但觉得反正又不累,只是把灵兽袋挂在腰间就是了,但是他都没发现,进入秘境时一道美目可是在他腰间灵兽袋上扫了几遍,虽然这只灵兽袋就是最普通的低级灵兽袋罢了。

李言在刚才进入黄色光带后,发现期内根本不是三宗之人,眼珠一转便想到了蜂蛊,他放出了十几只峰蛊的目的,凡有蜂蛊所到之处便会触发原本安静的禁制,届时本来是随着破天他们一路打过去才会一一触发的攻击,竟在短时间内全部触动提前爆发,那样一来,通道内的妖兽面临的可不就是一小片攻击了,而是短时间内要抗过暴风骤雨的总攻击,而那时通道内的攻击数量瞬间翻上几倍。

李言看着前方越来越近如同风中柳枝般舞动不止的纯白色光带,眼中闪过一丝杀机。神识全面放开横扫四周,脚下却是更快几分,只是几个晃身已站到了纯白色光带之上,他的身形随着光带的舞动,起伏不止。

王朗英俊脸上如同罩了一层冷霜,看看身边的全九星,又看看身后的二宗四十三名凝气期修士,一手持着蓝色菱晶,一手上不时挥出剑指,一挥之间便会有数十道剑光自天际呼啸而来,端得是来无痕迹,去若闪电,击向铁锁桥上空黑压压的怪雕,一时间飞羽四射、血肉横飞。

这些怪雕通体乌黑,却身若精铁,后方那些凝气期修士,除非是十层以上全力攻击下才可伤得其性命,否则最多让其震开数丈飞向高空罢了。怪雕长长尖嘴如鹤喙,长约二尺的巨喙通体闪着妖异的绿幽之芒,每一啄这下空气如同被生生撕裂成一道道裂缝一般,摩擦发出刺耳的如布帛猛然撕碎之声,只是声音大了几十倍,令人牙根发酸,耳膜如裂,头痛不亦。这尖喙威力惊人,凝气期修士护体灵光往往只在其二三下猛啄之下便已是碎裂成灵光点点,如若躲之不及便是透体而过。怪雕那一双爪生的更为奇特,只有二指,二指呈一字前后竖向张开,二头为二根尖利异常的爪钩,而其一字型指腹却有白森森如刀锋般的骨刺透出,如同一柄长刀,在切中对方的同时两头竟可弯曲向内收缩,瞬间就可把二指抓中之物生生捏切成二段。

此刻他们正站在一条铁链桥上,桥二边有数根长长铁链护栏,脚下除了一块块方形的木板铺在几根铁锁链上之外,并无任何其他之物。而木板与铁链之下就是滚滚怒滔,江水咆哮不止。

全九星正全力应付脚下滚滚江中不断跃身飞起的金色小蛇,这些金色小蛇身如细线,长约半尺,头呈极尖三角,其上一对小眼露出嗜血光芒,一排排细密碎牙闪着寒光,它们成群接队从咆哮江水中激射向走在铁链桥上的众修士,无论是修士的长剑或灵器击打在它们身上,p>后来想想,如果不去,一场爱情就这样结束了,对这个男的很有感觉,除了人张的好看,最主要是气质,跟他相处一段时间,越觉得有点离不开他了。

未来或许也会不一样,谁想一辈子都过这种生活。

到时候实在不行就私奔。

她下了决定,刚从.床.上.起身还觉得头有些晕.晕的,时间估计都不早了。

这么大个地方,现在也就她们三个在这里,雪鹭多半和自己一样早就.睡.了。

她吹灭了蜡烛后,小心翼翼的把门开了一条小.缝.身影飞快的消失在这个小院里。

走上百来米,过了一个亭台水榭,就看到他的房间里面和她一样点着蜡烛,不是很亮。

她的脚步到了这里犹豫不决的。

屋内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门外的影子,打开房门,月影萧华下,就看到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站在离他一米多些的房门口。

他好像见到让他特别开心的人,瞬间就笑了起来,让雪霜看的都有些被.感.染.了,虽然此刻眼睛都有些涩涩的快睁不开了。

“快进来。”他连忙说道。

她见无法回头,索性快速的走了进去。

他往门外看了几眼,连忙关上了房门,在她身后轻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我为你舍命了。”她说的时候,一个巧步飞快的吹灭了蜡烛,屋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给屋内蒙上了一层银.白.色.的暗光。

对她们这样的境界来说,已经足以看得清了。

“沈公子,你要知道我们一般不会深夜到.男.人的房间的。”她目光认真的看着他。

沈杰一时也不确定她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站在那儿看着她,外面连绵着夜虫的清鸣,幽.幽.的反而让环境寂静的厉害。

她叹了口气,说道:“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对我.好,我也就这个愿望了。”

不知道是不是疲倦,她说话还有些.虚.弱。

他还记得之前有一个姑娘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那个女子多半现在已经成为那个马.巍的.女.人,想想都难受。

虽然他对谢雨琦没有太多感情,但是这可以慢慢培养。

弱.小.的自己,连救过自己都无法保护。

他见她一副真诚的样子,语气客气的说道:“我不是多好的人,你武功也比我厉害。”

有可能是这一段时间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整个人也没有以前那么自信。

“我不是开玩笑,我们移花宫不准.侍.女.找.男.人,我之前我都已经想好这辈子有可能也就这样了,老死这个地方。”

她说到后来,就想像到这些年,在这个地方,连笑都不能露齿,平时天天提心吊胆的,每过去一.日,都会庆幸自己还安然无恙。

还没有摆脱现在的困境,说到后来,还觉得挺悲凉的。

他为了不刺激她,在她心情缓了一些以后,语气平静的承诺道:“你把移花接玉教我以后,我会保护你。”

他现在对这个功法太过.渴.求.,如果没有能力,许这些愿又有什么用呢。

她展颜一笑,这一会儿在他看向她的时候,也没有好意思迎上他的目光:“那你看好了。”

他在有了法力以后很容易就探索到:通过将能量聚集在手掌,向外展开就能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似风轻功就是巧妙的运用腿部.穴.位之间的关联,让腿上的能量和脚下形成了一道浮力,就好像火箭推上天一样。

只不过人运用起来不会那么机械化,在不断的运用中,可以不断的减少能量的消耗达到最好的效果。

移花接玉本身是一种高深的外功掌法,讲究以柔克刚、后发制人,借力使力,有点像乾坤大挪移,敌人的功力越高,威力越大。

以他近乎后天被激发出的领悟力,看了第一遍雪霜的展示也没有太看懂。

亏好雪霜现在也不把他当外人,连续给他展示了好几遍。

他就有模有样的在她面前演练了起来。

“你领悟力好高啊。”

雪霜有些不能置信他这么快就学到程度,要知道她当年学了好长时间才能够把内力在掌间维持一定的平衡状态。

内力展开的时候具有巨大的杀伤力,同样如果在体力流转的时候,如果运用不好,一不小心还会伤到经脉,甚至走火.入.魔。

“第一层你已经基本都会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她这么一会儿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那明天你再教我第二层。”沈杰说道。

雪霜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得出,他现在心情非常好,眸子里都有些放光。

“嗯。”她应了一声,透.过窗户,就看到外面的天空有些蒙蒙亮了。

尚未明脸一红,道:小弟也惭愧归燕。二十五年,秦虏灭韩王安

寂静冰寒的旷野,虞渊放声嘶啸。

暴烈的罡风,犹如癫狂的风暴,将其一层层裹着。

他,似站在龙卷风深处。

“煞魔炼体术!”

虞渊坚守本心,保持天魂的灵智,不会因肉身撕裂般的痛苦而丧失。

“喀嚓!”

骨骼爆裂的脆响,时而从体内传来,神态狰狞的他,意识都渐渐模糊,那具已赤裸的身躯,皮肉绽裂。

若有他人在此,便能清晰地看到,狂暴的灵气钻入他毛细孔,逸入他口鼻,如细长蟒蛇在其皮肉地下翻搅。

虞渊的筋脉,和血肉躯体般,不断颤栗。

终于,鲜血从胸腔绽裂伤口,喷涌而出。

端坐着的他,轰然倒地。

——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疯狂涌动着的,形成风暴的灵气,骤然散逸开来。

血泊中的虞渊,奄奄一息,呼气比吸气多,似濒临死亡。

他左手掌心,紧握着那枚妖丹,握的紧紧的,直欲将妖丹,硬生生抓到掌心血肉。

“狂暴天地灵气,煞魔炼体术,妖丹。”

浑身散架般,痛的连每一次呼吸,骨头都打颤的他,灵智却无比清醒,眼神沉静,似在默默等待着什么。

他分明嗅到,那一枚妖丹的气血,受“九耀天轮”的吸纳,如决堤江水般注入。

“此处,离那禁地口,相隔不算特别远。而我,又是孤身一人。”虞渊心中判断着,“月魔的感知,定然超过我,超过祭魂球。如果没有判断错误,月魔在前往禁地口的方位,早晚能感应出。”

这般想着,他依然疯狂吞没着妖丹的气血,时刻准备着。

时间犹如静止,冰寒冷寂的旷野,仿佛只剩他一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两条手臂,烙印其上的剑芒,忽生出灼热感。

虞渊心一动,突然就明白过来,知道他的判断无误。

“来了!”

……

一里外,有一坠落月之碎片造就的深坑。

坑洞最上方,一个巨大的石洞,临时开凿而成。

此石洞,离旷野仅仅只有七八米,且有五个较宽的石阶,能迅速冲上去。

石洞内,李禹、严禄、苏妍、詹天象所有幸存的试炼者,都聚涌在一块儿,肃穆以待。

那颗“祭魂球”,就漂浮在石洞口,释放出清濛光芒。

光芒如幕如门,不仅堵住洞口,还充盈在石洞内。

石洞内,也是清濛光芒明耀。

“遮蔽灵魂感知,是我目前能用的,唯一的祭魂球妙用。”李禹看大家有些忐忑,说道:“阴神境的修行者,以阴神游荡周边,都不能发现我们。除非,阴神恰巧闯过来,不然是感知不出的。”

“那个最强大的月魔,真的无法以魂念,嗅到我们的存在?”詹天象还是不信。

“应该察觉不到。”李禹让大家安心,“我们就在这里,等候虞渊的号令。虞渊只要大声寻求救援,就意味着最强大的月魔显现了。”

“这次,大家都不要再也丁点隐藏实力。”苏妍的目光,落在樊离身上,“如果还杀不了月魔,我们后面或许就再没有机会。”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樊离淡然道。

自从李禹指出,他有所保留,还活着的幸存者,都有意无意地疏远他,不愿意和他待在一块。

连他主动地,去交好别人,找别人聊天,人家都很冷淡。

后来,樊离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他也渐渐明白,被他视为敌人,想要在禁地除去的虞渊,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赢得了李禹,还有其他人的尊重和信赖。

可能,也就他,还有蔺家族人和蔺竹筠,

灭灵斩,乃擎天九斩的第一式。

所谓灭灵,便是消泯灵性的意思,虞渊想到他要斩灭的对象,名叫虚空灵魅。

既然带一个“灵”字,他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直接动用了擎天九斩的灭灵斩,并调用诸天煞魔助其威慑。

煞魔陡然嘶啸,他每一个被“阴葵之精”开辟的穴窍,都变得阴风阵阵。

如有千千万万恶鬼,凶魂,异灵,从冥府地狱咆哮而出,响应着他的召唤,依循他的心魂念头作战。

不知为何,他在这一刻,竟然有种自己成了恐绝之地的一位强大鬼......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不打不相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