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尤物电影网 >重伤邪影!

第139章 重伤邪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伤邪影!》。

忽然间,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压过了所有的人,他也看不见这个人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好汉——绿林好汉。绿林好汉喝酒当然要用

嘭!

  旗袍女鬼一个反手,把徐浪重重地摔在地上。

  虽然徐浪意识已经模糊,但落地的剧痛,还是让他的眼皮不禁动了动。

  “老板!”

  “老板叔叔!”

  鬼婆和鬼妹一大一小两只鬼,相继冲上前去,想把徐浪拖回安全处。

  毕竟徐浪一死,系统就会收回深夜乐园。到时候她们一家三口,可能又要做那无根的孤魂野鬼,没得机会继续再一家团圆。

  这一刻,徐浪的生死,与她们一家休戚相关。

  就像黄欣欣一样,哪怕舍了鬼体,都要将他救回来。

  可是,这时正是旗袍女鬼戾气最盛的时候,还不等她俩靠近,一股血水就化作的滚滚血浪,直接将她俩一个浪头打了回去。

  噗通!

  祖孙俩一前一后落了地。

  “娘,妮妮!”

  陈洁曼一见自己最亲的两人受伤,怒火迸发,用力一甩丧袖,袖子瞬间无限变长,如一道白色匹练直奔徐浪,试图再次将他裹住拖回来。

  但不等他袖子靠近徐浪,就见旗袍女鬼弹指一挥,一滴血珠从指尖飞溅而出,浸染在她的袖子上。血珠迅速炸开,像硫酸一样腐蚀着陈洁曼的袖子,迫使她不得不收回长袖。

  “嗬嗬嗬,白费力气!”

  旗袍女鬼冷冷一笑,看着地上的徐浪,“今晚,谁也救不了他!贱男人,就不该活着。”

  一时间,杀意大盛,血腥味瞬间弥漫在整个小树林中,令人作呕。

  丝丝丝——

  就在这时,草丛里一阵窸窸窣窣,好像有东西在里面爬窜着。

  突然,又生变故!

  就见离徐浪最近的一处灌木丛里,飞出一道长长的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旗袍女鬼。

  原来是一条足有三四米之长的大白蟒!

  大白蟒目露凶光,将旗袍女紧紧缠绕住,对着她疯狂地吐着蛇信,宣泄着它的愤怒!

  “你这个多管闲事的畜生!”

  旗袍女大吼一声,她越是挣扎,大白蟒就勒得越紧。

  这时,黄欣欣和鬼婆她们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

  她们没想到,深夜乐园里居然还藏着这么长一条巨蟒。而且这条巨蟒在危急关头,竟然还出来保护徐浪。

  “快,把徐浪拖回来,我…我们快点撤离这里!”黄欣欣对陈洁曼叫道。

  现在她们四只鬼,就属陈洁曼尚存实力救人。

  “好。”陈洁曼应了一声,再次飞出长袖,想要将徐浪裹起拖回。

  猛地,旗袍女鬼身上血光大盛,仿佛一团燃烧的鬼火,将她自己和大白蟒燃烧在鬼火之内。

  嘶嘶——

  大白蟒疯狂地吐着蛇信,好像很痛苦一样,紧接着,一缕白烟在它身上冒起。

  就看它迅速从旗袍女身上脱离,飞快地潜入灌木丛之中。

  就连黄欣欣她们隔这么远,都能闻到一股皮肉被烧焦的味道。

  显然,大白蟒不是旗袍女鬼的对手!

  “完了!”

  黄欣欣有些绝望地摇了摇头,徐浪一完蛋,她们也注定被系统回收放逐,成为无主的孤魂野鬼。

  这时,旗袍女鬼再次单手掐住徐浪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双脚悬空,无力地蹬踏着,已经奄奄一息。

  “这是什么?”

  旗袍女鬼注意到徐浪左手的手背上,有一道很奇特的疤痕,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她低头凑过去一看,就见着微弱光芒渐渐变大,变成了一团火光!

  奇怪!

  一个凡人,怎么会有这种异象?

  就在她分心之际,突然,这团猛地火光炸裂。

  轰!

  一股幽蓝色的火焰忽然腾起,从徐浪左手背的疤痕位置爆燃开来,又迅速蔓延,幽蓝火焰顺着女鬼的胳膊,烧到了她的脖子、她的脸…迅速烧遍她全身!

  “啊!”

  旗袍女鬼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直接将徐浪用力抛在地上,抽回手臂,想要将在身上燃烧的火焰扑灭,那张满是鲜血的鬼脸,此时也已经彻底扭曲了。

  “不!这是什么火?为什么我会这么痛?”

  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火焰灼伤之痛,要知道,寻常火焰根本对她无法造成伤害。

  这徐浪手背上冒出来的奇怪蓝火,也不知是什么来路,如同凝固汽/油弹,黏附在她身上,熊熊燃烧,蓝色的火苗冲起老高,无论她如何扑打,就是不减不灭。

  “我…我的鬼体!”

  旗袍女鬼看着灼热的幽蓝火焰正慢慢地吞噬着自己的身体,终于惊慌惧乱了!

  此时,她意识到这蓝火不灭,她的鬼体肯定难保了。

  “贱男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回来杀了你!”

  她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一股血色怨气从鬼体中炸开,撕开灼烧着她的幽蓝火焰,像一条入水的鱼,一下沉入了自己脚下的血泊中,最后消失不见了。

  她拼着舍弃鬼体的代价,逃跑了。

  遁走于夜空之下!

  这种遁走的方式,黄欣欣和鬼婆等鬼,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至于那幽蓝的奇怪火焰,焚烧完旗袍女的鬼体之后,也随之消弭于无形之中。

  至于徐浪,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地上,浑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

  而黄欣欣和陈洁曼等鬼,彼此对看数眼,面面相觑。

  她们刚才都已经绝望了,放弃了,不抗争了,但却发生这诡异的反转一幕!

  这是她们都始料未及的。

  她们赶紧上前,尤其是黄欣欣,趁着徐浪昏睡之余,偷偷抬起他的左手,翻看着他这手背上奇特的疤痕。

  但无论她们怎么看,都看不出名堂来。

  不就是一个貌似被火灼伤过的伤疤吗?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团神秘而又强大的幽蓝火焰?

  这会儿在看,好像又是个普通的烧伤疤痕了。

  轰!

  伴随着一声雷鸣,深夜乐园的上空,闪电频频。

  也不知是不是被雷惊醒了,徐浪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我还活着?”

  他看着黄欣欣和陈洁曼她们,问道,“还是说,我现在跟你们一样了?”

  言下之意,他是不是也成了鬼。

  “死不了!”陈洁曼淡淡地说道。

  黄欣欣噗嗤一声,娇笑道:“老板,你可不是什么好人,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死了呢?”

  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这话平时听着不舒服,但这会儿徐浪听着,却是顿如天籁。

  真是死过一回,才知活滋味啊。

  只要能活着,能苟着,当回坏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自己没死,那说明旗袍女鬼被击败了?

  徐浪赶紧问道:“她呢?”

  “跑了。”陈洁曼简单地回了一句。

  徐浪又问:“这旗袍女鬼太强了,你们四个联手赶跑的吗?”

  “我们可没那个本事哟。”

  黄欣欣指了指徐浪,“是你自己,老板!”

  “我自己?”

  徐浪一脸不信,“我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妙魇老魔还在秦池燕体内藏了这么一手,要不是北冥玄细心几乎被她瞒过。秦池燕更是花容失色,若不是北冥玄将妙魇之魂擒出,她迟早被夺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啊。

北冥玄向她点点头:“秦池燕,你资质出众,今后常庭必因你而重振,好好努力。”

言毕转身离去,与众人相见寒喧,大事已定这善后之事总要商议一番。B3已被叫来大家登机离去,这喧闹了许多时日的符禺山又归于平静。

终于清闲下来的北冥玄现在的日子过得相......

这一夜同样辗转难眠的,还有远在浦西家中的丁玲。男朋友彻夜未归,电话、微信、QQ、邮箱全都联系不上。她将郑遇的亲戚、发小、朋友、同事全都问了个遍,也无人知道其去向。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真正让丁玲坐立难安的,却是一晚上连续来了三波警察,且都在询问郑遇的去向。

第一波警察找郑遇,丁玲通过旁敲侧击,大概知道是因为有人报案,说是自己的车被人强行开走,并造成了一系列的交通违规。而警方通过监控比对,确认这个人就是郑遇,所以前来问责。

第二波警察找郑遇,是有关某地铁站发生骚乱,造成二十多人受伤的事故,特地前来找郑遇调查取证的。因为事后从监控里发现,郑遇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亲历者。

第三波最为特殊,因为来的不是普通警察,而是三名身着便衣的国安人员。他们进门后,先是四处打探了一下,然后就问了些有关郑遇这几日的情况,却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但就是这份神秘低调的态度,反而更令丁玲感到害怕。她数度要求为首的便衣说明来意,得到的回答却始终只有两个字——保密。

丁玲无奈之下,只得请求为首的便衣,若是找到郑遇请第一时间通知她,结果得到的回复也只是“尽量”而已。

“这该死的郑遇,你到底做了什么啊?连国家安全局都找上门来了。”近乎崩溃的丁玲,拼命给男友发微信,就希望能够得到哪怕只言片语的回应。可漫漫长夜熬下来,却什么讯息也没有。

第二天清早,略显憔悴的丁玲给单位领导去了电话,好不容易才讨了一天的假,跟着又给马柱国去了电话,要他发动关系找郑遇。她最后想了想,又给大学同学陈艺龙去了电话,请他帮忙查一个通讯设备。陈艺龙也不问缘由,当即便答应下来,并要丁玲在家等着自己。

二十分钟后,正在洗脸的丁玲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陈艺龙来了,于是道:“门没关,你进来吧!”

“哟!瞧瞧这小家,还蛮温馨的嘛!”大门被人推开,随着踢踢踏踏的高跟鞋声响起,一个陌生的女子声音,带着股自来熟的慵懒和妩媚,就那么传入了卫生间:“这画不错,要是裸体的就更棒了。”

丁玲闻言黛眉微蹙,从卫生间侧身向外望去,发现一个身穿雪花连衣裙,脚踩棕色松糕过膝长靴,肩披花格无袖斗篷的俏丽女子,正在客厅里打量着自己的那幅油画:“请问你找谁?”

“瞅瞅这小脸蛋,即便不化妆也如此眉清目秀,难怪郑遇那傻小子舍不得。”女子神情夸张地打量着丁玲,继续调侃说:“哟!这胸至少是C罩杯的吧!还有这腰,刚好够男人盈盈一握。还有那大白腿……”

“你究竟是谁?找郑遇何事?”尽管对方说的丝毫不差,可丁玲还是受不了女子浮夸的语气,于是扔下毛巾走出了卫生间。

女子掩嘴轻笑说:“容我再问一句。你和郑遇爱爱时,是他先撂枪,还是你先告饶啊?”

“我们家不欢迎你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请给我出去。”丁玲气得酥胸上下起伏,一指半掩的大门便要逐客。可谁曾想,她愤怒的咆哮,却只是引来了对方的一阵银铃大笑。

“我叫余恬恬,找你有点事,咱们坐下聊吧?”女子非但没有难为情,反而往沙发上一坐,示意道。

丁玲见状,也只得端了把椅子,来到余恬恬对面坐下,双手抱胸说:“有什么话请你快说,我还有事要出去。”

“是去找郑遇么?”余恬恬用食指轻挽着秀发,脸上竟呈现出淡淡的陶醉之意。

“你知道郑遇在哪?”虽然对余恬恬的表情有些困惑,但丁玲依旧激动地反问道。

余恬恬笑看着丁玲,随即发出一种腻人的酥麻声说:“嗯哼!遇遇昨晚和人家激情过后,就不知道野哪儿去了。你要是能帮人家找到他,我可以给你三百万分手费哟!”

丁玲被气得银牙乱颤:“你——,你胡说些什么,我家郑遇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放荡的女人。”

“不信啊!”余恬恬掏出手机,轻轻地拨弄了几下后,便挑衅地看着丁玲,吐气如兰道:“我家遇遇好威猛的哟!”她说着按下了播放按钮,手机里顿时传出男女恩爱的动静,还有余恬恬时而酥软时而高亢的呻吟,最后更是传来男子临近高潮时激昂的声音:“恬恬,恬恬,我的好恬恬。噢……”

当听到这个声音时,丁玲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哗啦一下子煞白无血,一双秋水明眸更是雾水缭绕。只见她酥胸剧烈起伏,嘴里不断呢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是不会背叛我的……”

余恬恬自然不会放过火上浇油的机会,继续晃动着手机打击道:“亲,有图有真相哦!”

“不……,你在撒谎,这都是假的,他不可能背叛我。”远远地瞥了一眼余恬恬手机上的画面,丁玲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好痛,连带着整个人都颤抖着卷缩起来。

四年的相知相守,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陪伴与等候,难道换来的只是一个空有承诺的背叛吗?丁玲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可潜意识里又觉得这极有可能就是真相。尤其是当她回想起眼前的余恬恬,就是昨天自己和夏丽丽看到的那个和郑遇聊天的女人时,又更加笃定了几分。

余恬恬见火候差不多了,继续诱惑说:“恨他,就帮我找到他,我可以先给你一百万。等你们分手之后,本小姐再给你两百万。怎么样?三百万换一个渣男,这个买卖不错吧!”

“你就不怕他

“五个亿,卧槽,林肖你他妈的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五个亿,你怎么不去抢劫!”

秋野浩暴跳如雷。

林肖抬头,很认真的开口说道,“我这不就在抢劫吗?”

“……”

秋野浩真他妈要疯了。

真想甩袖而去。

可他还是忍住了,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玩儿硬的,三番五次找来邪恶联盟的动手,结果呢,这家伙现在都还活蹦乱跳的。

找关系吧,找了那么多关系,甚至还利用家族人脉,找到了京城里面金字塔的人物,可到现在也是石沉大海没有消息。

秋野浩......

而现在,那把锋利的刀,正器,久了就散架。每一次同俗世中有多少铁匠铺淹没的尘埃声音各异,有呜咽声,有的像鬼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伤邪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